陳澤民:廉頗誠未老 壯心確未已

發布時間:2019-07-02 10:53   來源:新華網  

  新華網鄭州7月1日電題:中國經濟的韌性|陳澤民:廉頗誠未老壯心確未已

  段世文郭良馮孔任禹西

  位于鄭州市天河路三全集團院內,年近八旬的陳澤民打了一口井,已經打了超過4000米。打井既不為了吃水,也不為了石油,而是為了表達自己向地熱發電進軍的決心!

  周圍人都說,老爺子是不是瘋了,這么大歲數還去搞這種摸不著底兒的事。可他心里卻憋著一股勁兒,能玩的轉“小球”(湯圓),我也能玩轉大球(地熱)!

  一位精神抖擻的老人,雙目堅定有神,早早地站在門口,身體略微前傾、緩緩地把手伸向記者。他叫陳澤民,三全食品董事長,中國速凍食品第一人,改革開放40年百名杰出民營企業家。近日,陳老在鄭州三全總部接受了新華網“中國經濟韌性”主題調研團隊專訪。

  一個三全十個三全

  中國有句古話叫大器晚成,宗慶后42歲創辦娃哈哈,任正非44歲創辦華為,而陳澤民近50歲從公立醫院院長辭職創辦三全,1990年,他發明了速凍湯圓,中國速凍食品行業拉開帷幕。現如今,三全牢牢占據行業第一,年銷售額近60億。

  陳澤民的掙扎與改變,是上一代企業家的縮影。歲月的磨難,遲到的機遇,讓他們始終保持那么一股子韌勁。

  時間對每個人都是公平的。

  1989年,正趕上改革開放的大潮。年近50的陳澤民借來1萬5千塊,開始賣冰淇淋,取名“三全冷飲部”。之所以叫三全,是因為“感謝黨的十一屆三中全會”。

  “當時考慮的是錢的問題,孩子怎么體體面面地談戀愛?結婚以后怎么解決住房問題?130元工資完成不了我當父親的歷史責任。”陳澤民告訴記者。

  1990年,陳澤民發明了速凍湯圓,中國速凍食品行業拉開了帷幕。

  陳澤民和妻子會做四川湯圓,每逢過年都要包很多送人。他突然想到,北方人包餃子一次會包很多,然后放室外凍著,既然餃子可以凍,那湯圓也可以。把自家做的湯圓,凍起來拿到市場上賣肯定受歡迎。

  1992年5月,陳澤民辭去醫院職務,開始專心賣湯圓。當時,陳澤民已經50歲,因為腰椎骨折過,單位同事建議他開病假條,國家規定只要休病假超過半年,就可以轉入勞保,享受國家一切待遇。陳澤民卻拒絕了。

  “我不能占這個便宜,更重要的是,我不想給自己留后路,只有破釜沉舟,才更容易干成!”談起這件事,陳澤民的眼神依然篤定。

  一路來是坎坷,回頭看是風景。

  當時的速凍機很貴,陳澤民就自己動手,買泡沫板、渦輪風機,壓縮機等材料,自己造了中國第一條速凍湯圓生產線。下班后,年近50的他,蹬著三輪車,拉著鍋碗瓢盆、燃氣灶,給人家現煮現嘗。方法很土,卻很有效。憑借著優質的用料、先進的工藝、正宗的口味,三全湯圓迅速火遍鄭州,繼而在全國也小有名氣。

  在談到三全的銷售火爆情況時,陳澤民講了一個故事:1995年,三全湯圓火了,當時全國各地的經銷商蜂擁而至,廠門口排起了長龍,有些經銷商點名只愿要三全的貨,三天也愿意等!

  2008年2月,三全食品在深交所成功上市,這是中國速凍行業第一家上市公司。2013年,他登上了福布斯富豪榜,以62億元身家成為“河南首富”。2018年,三全食品實現營業收入55億元,年產速凍湯圓幾十萬噸。

  在三全的帶動下,越來越多的速凍食品企業出現在河南,除思念、科迪等一大批企業進入一線陣營,資料顯示,全國速凍米面食品超過七成產自河南,銷售額達300億。“全國10個水餃中有5個來自河南,10個湯圓中有6個來自河南”的說法,就是一個生動寫照。

  “企業不會餓死,但會撐死”

  “蚓無爪牙之利,筋骨之強,上食埃土,下飲黃泉,用心一也。蟹六跪而二螯,非蛇鱔之穴無可寄托者,用心躁也。”《荀子·勸學》中的這段話強調的,正是“韌”的重要。

  從自身條件看,柔弱的蚯蚓比“六跪而二螯”的螃蟹相差甚遠,但蚯蚓卻比螃蟹更讓人欽佩。它憑的什么,靠的什么?憑的就是堅持與專注。

  中國第一顆速凍湯圓、第一只速凍粽子都出自三全。三全還擁有全國最大的速凍食品生產基地,中國首家速凍米面食品企業,也是中國生產速凍食品最早、規模最大、市場網絡最廣的龍頭企業。眾多“光環”加身的三全承載著無數人的期望。

  然而,大眾對冷凍食品的要求即使在近幾年消費升級的影響下仍未降低,隨著速凍食品行業的迅速發展,行業入局者逐漸增多,行業同質化競爭愈演愈烈。越來越多的速凍食品企業出現在消費者視野中,思念、灣仔碼頭、安井食品等多家企業持續發力,不斷開發新產品搶占速凍食品的市場。

  面對壓力,三全從未停止創新,與兄弟企業共謀發展,陳澤民講了很多三全與思念的“故事”,在他看來,正是因為有了思念的追趕,三全才得以繼續前進。

  他說:“鄭州這兩家離得最近的速凍食品企業,只隔著一條街,一個是中國老大,一個是中國老二,促進了行業的發展,這是好事。如果沒有思念,三全也發展不了這么快。”陳澤民告訴記者。

  2009年7月,陳氏兄弟從父親手中接過交接棒,一上來就動作不斷。

  從邀請小S代言狀元水餃,注重品牌打造到提升其高端產品銷售比重。2013年2月,三全從股神巴菲特手里接手龍鳳食品,在速凍市場占有率大大提高。

  在最新年報中,三全食品的餐飲市場業務脫穎而出。財報顯示,2018年,公司餐飲市場收入達5.58億元,同比增長45.88%,實現凈利潤3702.40萬元,同比增長997.56%。

  “我們的目標就是要打造百年老店,我們定位也在不斷變化,從湯圓之王到速凍之王,再到世界餐桌的系統供應商。現在有懶人經濟、粉絲經濟,還有女人經濟、老人經濟、兒童經濟。我們要不斷適應日益變化的消費群體,開發出具有競爭力的產品。”陳澤民告訴記者。

  很多人說陳澤民很保守,失去了很多機會,那么大的龍頭企業,為什么沒做房地產?為什么沒做高速公路?為什么沒做金融?

  “說沒心動,那可能有些假。當時鄭州新區要搞建設,政府找到我說,給你一些地,去做房地產,我還是回絕了。人的精力、時間、物力是有限的,你去搞別的,可能賺了快錢,但是是不是對主業有影響?我個人認為,企業不是‘餓死’的,而是‘撐死’的,要耐得住寂寞、禁得起誘惑。所以三全在人家認為都很好,有發展空間時,沒有盲目搞多元化。”陳澤民如是說道。

  三全“少帥”總裁陳希對父親的話有深刻的理解。他說,如果當時三全拿了地,搞多元化,有可能賺到快錢,但三全還會不會像現在這樣,不敢保證。所幸的是,如今三全還在,而且越發生機盎然,這都得益于父親的言傳身教。

  食品行業是傳統制造業,與三農息息相關,是脫貧攻堅的重要支柱。

  “比方說商丘的虞城縣,他們給三全生產薺菜,薺菜水餃很受老百姓歡迎,光這就幾萬畝耕地種菜,供給三全需求,這都增加了當地農民收入,一畝地可增加3000塊錢。不光是薺菜,還有苞菜、韭菜、芹菜、茴香等等,帶動三全周圍蔬菜基地的發展。三全每年要采購30多萬噸農副產品,配套的上、下游中小企業有4600多家,配套的農民有40萬人”陳澤民舉例說道。

  熬得住出眾,熬不住出局。

  如今的三全始終生機勃勃,在中國的速凍食品市場中,以29.4%的份額獨坐中國市場最大。

  追夢人與“地”斗其樂無窮

  相比起大家熟知的三全食品創始人,陳澤民現在更喜歡被稱為“地美特新能源董事長”、“萬江集團董事長”。74歲時,他開始了二次創業,成立了這兩家地熱新能源公司。

  2016年,萬江集團正式進軍地熱發電領域。當年鉆成當時國內第一眼最深的4300米科探1號井,收集了大量的、寶貴的第一手地熱資料。經過陳澤民的不斷創新,企業創造性地將先進的石油鉆探技術與地熱開發技術結合,并先后研發出地熱發電集成控制系統和發電機組設備模塊化技術。

  2016年8月12日,企業與美國猶他大學能源與地學研究院簽署國際合作協議,標志企業在地熱發電領域走上國際領先水平。

  2017年7月5日,云南瑞麗實驗第一臺機組成功發電,短短8個月,打破了國外地熱發電項目需要8年建設周期的論斷。只有國外開發建設成本50%,推動中國地熱發電產業取得重大突破。

  “其實我從小就是溫差發電的愛好者,搞地熱是圓我小時候的夢想,為什么要做地熱?就是因為中國工業高速發展,每年中國有近40億噸煤的消費,煉鋼、煉鐵、取暖、發電,造成空氣污染。我想怎么尋求一種清潔能源代替煤,代替石油。我走遍了世界考察,也走遍了西藏、青海,發現我們的地熱資源太豐富了,這么好的清潔能源不用太可惜。一定用新的能源改變世界,用清潔能源改變我們的世界,這是我的夢想。”

  現如今,萬江集團致力于地熱資源的直接利用,專注于城市清潔能源地熱能集中供暖投資、建設、運營。企業已為12個地區的百姓提供了舒適的地熱能集中供暖服務,先后在業內創造了“陜州模式”、“周口模式”和“尉氏經驗”,在地熱能直接利用,尤其是地熱能集中供暖方面擁有雄厚的技術實力和成功經驗。

  “今年萬江的訂單已經飽和了,不會再接訂單,我們不會急于求成,要穩步推進,未來萬江還有很長的路要走,比如核心技術要攻克,企業上市要推進,可持續發展模式要解決,還有員工激勵機制......”陳澤民陷入了沉思。

  任正非、宗慶后、陳澤民......改革開放后中國第一代民營企業家多是實干家,什么都身先士卒,懂技術,善業務,精打算,既是“國王”,也是將軍,有時更像一個士兵。

  在中國,像陳澤民這樣的人有很多,他們看似不聰明,放棄許多機會,然而他們的堅持與執著讓他們走得更遠;他們看似不可理解,有些異想天開,然而他們的胸懷和遠見令人敬仰;他們也許是一顆小草,不會太顯眼,然而一旦有了土壤和陽光就會迸發出巨大生命力!正是有了他們,中國經濟才展現出長久不衰的韌性!

  責任編輯:楊博文

七乘二三出连码